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あMiss 歸

【故事尚未開始便已結束 有一種美好,即是擦肩而過】

 
 
 

日志

 
 
关于我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 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网易考拉推荐

也许,你感受得到  

2013-02-11 23:0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你感受的到。时光就如滑过指缝的细软绸缎,来不及抓住,却只能匆忙间弯腰拾起那沾满细尘的一些零碎。很多时候,我描摹着“时间”,我想象它是时钟上秒针走动时发出的滴答声;想象它是钢琴家按下指尖时发条产生的每一次震动;想象它是风吹过林间,树叶呜咽出的簌簌声;想象它是夕阳渐落天下时,内心莫名流露出的一丝情绪的波动,总之,我们就这样相安无事的长大了,不痛不痒,无关风月。
      阳光,友情和我那长不大的梦。也许,你们感受的到,我们越来越喜欢寻求一种共鸣,点击网页时会不自觉停留在“80后”这样的字眼里,然后看到有人收集总结了一系列诸如80后看过的动画片,零食等便情难自禁地急于分享,仿佛内心的归属感得到了彻底的满足;旅行时会特地关注那些保有幼年回忆的场所,“80后”“70后”的主题餐馆,电影更是大家心之向往的地方,不过是因着那些刻有毛主席光辉头像的陶瓷杯,那些用弹珠和画片作的装饰,以及挂在餐厅墙面上的《小学生守则》和《小学生行为习惯》,听歌时也逐渐不再选那些闹闹的音乐,以往不熟悉的张国荣,王菲,张学友……开始成为我音乐单中的常客,年少时那句“音乐无国界,只要好听都可以”,这样没心肺的话不再轻易出口,自己不再是那个被简单的节奏吸引征服的小女孩儿,却已然成为歌词灵魂的追随者。2003年,那一年我念初一,青葱懵懂的年纪,偶尔趴在窗前摆弄复读机里的磁带,会有一个女人用低哑痴缠声音唱着:“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但我不知道她是谁,哥哥张国荣更谈不上知道,即使是在后来的十年左右时间里,我也并没有特意去关注他什么,只是知道他演绎了许多经典的歌曲,其中一首便是林夕老师作词的《我》:“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体会这番歌词之时,觉得自己是洋葱,一面被剥一面却依然坚强的,用辛辣刺激的态度回应别人:特立独行也好,高傲孤僻也罢,甚至被人误解抛下万丈深渊,被人赞美如登瑶台仙境都不过是尘世间的一种状态,不会永存,不会消失,只不必理会便好。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地丢失,然后不断地寻找,再抛下,再寻求……但你知道,一切已然不同,就如冥冥中的她走向了另一个她向往的彼岸,而那个她做着她曾期望的一切,却羡慕对方此时生活的惬意。我常常觉得很难在自己身上寻求温暖,因为那种孤独感随着年龄的增长愈甚,并不是简单的牵起嘴角,加入一场热闹的谈话或聚会中便可以消解的。 
       昨天早上在电视上看到戏曲《红楼梦》,记忆里那个哭的鼻子通红,扶着眼镜架子狼狈抹泪,生怕被奶奶问起缘由而强行压制却依旧抽抽噎噎的女孩儿逐渐变得清晰。一直是很喜欢越剧的,也许本身是绍兴人的缘故,又也许是越剧那种清婉舒缓的唱腔。记得小时候旧屋前有一大块空地,也不像现在每户人家都在屋外做了铁栏,如果遇到村子里有人去世或祝寿,都会在那儿搭一个临时戏台,然后全村的人搬了凳子,藤竹椅围坐着看戏。长大了些,大家便不再这样了,而是去隔壁村子一个重新修葺了的破庙里去听戏,并在那搭建了一个长久的戏台。小学时放学总会和一、二小伙伴到庙里去转悠一圈,如果遇上有戏看,也不怕被大人责骂晚归,因为大多时候,你总能在高低错落的人群里找到自己爸妈或爷爷奶奶的身影。至于后来,就没有那样可以看戏的地方了……
       这样一段以往却牵扯出了我无尽的想念:放在嘴里便像小火花一样“兹兹兹”爆裂开的跳跳糖,刚想说句话却又赶忙把嘴巴紧紧闭上,感受舌苔与上颚间糖跳动的感觉,然后慢慢归于平静,继而傻傻的与伙伴大笑一气。三毛钱一包的无花果吃的嘴唇舌头都发白,像是中了毒,还有被我们称作“老鼠药”的华华丹,却也是最经吃的,含在嘴里可以消化个老半天。也常常从学校奔出来,三三两两边笑边闹,突然就停在路边写起了作业,也不管地面平整与否,字迹端正与否,一段不过10分钟的路硬是被我们拉长再拉长。但也有意外,除非谁在广阔的田地间新发现了一条捷径,大家伙虽做不成哥伦布却也能跟随”哥伦布“重走一番。而周二电视上准时出现的那个彩色盘子也是印象深刻。还记得第一个小学非常陈旧,也很小,总共才十几个班,各个年级的都有,构造倒像是北京的四合院。中间的一块空地便理所当然成了我们的操场,每个寒假或暑假,空地上的杂草就像被打了激素一样猛劲儿的长,而校长便总能抓住这个教育孩子的大好时机,让我们拔草以增强体格,培养我们爱劳动的品质。时光在女孩的跳绳皮筋下,在那几句”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中悄然流走,在男孩儿满兜的弹珠里寂然无声……
       也许,你也感受的到。
                                                                                                                                                                       2013/2/11/22:43
                                                                                                                                                                              从心小姐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