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あMiss 歸

【故事尚未開始便已結束 有一種美好,即是擦肩而過】

 
 
 

日志

 
 
关于我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 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网易考拉推荐

考研楼那些事儿  

2012-04-01 22:5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3.31 9:00
我喜欢那个女孩儿
我喜欢那个坐在我前面的女孩儿。她的头发乌黑顺滑,没有妩媚的大波浪卷翘,也不是青涩中带点个性的直发。大多时候,她都是把头发放下来,长度正好到肩膀下面一点儿,一溜儿齐,尾端稍稍往里羞涩的一卷,似有若无。
  大多时候,她留给我的都是一个安静的背影。翻书的时候,喝水的时候,或是揭开外套午睡醒来的时候,好像她总是在努力地使自己不发出一点儿声响。
  我喜欢她,喜欢她的穿衣打扮。她偏爱森女风,褐色的小鹿毛衣里露出一截洗白作旧的牛仔衬衫的领子,下面搭一条牛仔短裤,不张扬不俗套,这样,刚刚好。或者,她也像今天这般穿一件咖啡色格子小西装外套,沉稳中略带点这个年纪本该有的俏皮。
  我喜欢她,喜欢她从内里散发出来的安静气质,也喜欢她滑过嘴角的微笑和片刻的脸红。
  昨天写着试卷的时候,听到前面怦怦乓乓东西掉落的声音,声音其实不大,只是坐在附近的人有可能听到,起初我也没在意,直到感觉有什么东西滚落到我的脚边,擦着我的鞋子。我低下头,一个圆柱形的固体胶静静的躺在我的脚边。因为位置不前不后,加之有隔板挡着,所以她的手够不到。我马上用脚把固体胶往自己这边踢了几下,弯下腰捡了起来。我抬起头的时候,她已经转过身来了,一张脸面目通红,接过固体胶,匆匆地向我道了声谢,在我还来不及向她展露一个微笑示意不客气的时候,她便以转过头去。我只能回忆起短暂的好似不曾存在的那刻,那双棕褐色带些许慌乱的眼睛和满面的通红。
我以为这样也就结束了。下午,我从厕所间出来,她迎面走来,竟对我绽出一个温暖的微笑。我意识到:我们不再是陌生人了,尽管我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但我们的人生在某一刻有了交集,便不在孤单。
  我,喜欢这个女孩,这个春日里对我展颜微笑的女孩儿。


2012.3.24   考研楼顶楼
 周五晚上,我听着七堇年的《薄奠》入眠,脑海里迟迟挥之不去里面的一句话,我记不得原话是怎样,但大概就是:把记忆拉出来,陪着寂寞去散会儿步。睡意朦胧之际乍然听到这句话,意识一下子清明了,好清醒好清醒。大多时候,我们一个人回忆,一个人去担当那些回忆的痛或快乐,或许,你也和你的朋友一起回忆少年时,通过电话,可细长的电波终究不是追忆的最好选择。又或许,你们相聚在街角茶香四溢的茶馆,飘荡着小野丽莎沙哑中带着点性感声线的咖啡厅,又或者碰头在午后某一个旧书摊。大多时候,我们就这样回忆那些回不去的时光,那些在过往的时光里陪我们笑,陪我们闹,陪我们逃课,陪我们一起憧憬未来的人,陪我们,度过那些轻狂岁月的人... ...所以,请不要轻易回忆,因为它和寂寞相伴。
 昨晚太迟睡,加之身体不适,早晨九点才到的考研楼。不想坐,便一直站着背书。现在是十点十分,我还没有碰过我的凳子。或许是周六的原因,教室里人挺少,一眼望去,都是一些不相识却熟面孔的人。其实对于我这个记忆半调子的人来说,记住那么多面孔颇费了些时间。在桌子边站的久了,腿有点儿发酸。于是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带着点凉意的风如预料般亲吻我的面颊。远处有一片建筑工地,从我站的地方偶尔也能听到“梆梆梆”类似打桩的声音,高高的钢架结构上插着一面小红旗,被风吹的扑楞楞的响。有一管黑色的烟囱耸立在工地旁,因为被建筑物挡住了,所以只能看见落在高处的半截。以前,我总是被告知从烟囱里出来的都是不好的东西,它就像是一只吞吐烟雾的怪物。可我看着全不是这样纯白浓厚的“云”一直一直地从烟囱里涌出来,与碧蓝的天连在了一起,它不是怪物,分明是一台制造云朵的机器。我兴奋不已,叫了徐丹过来,但时机已过,她没有看到它最美的时候。或许今天云朵本不该出现,被大风一吹,就散了开去。听着近处电线杆上三三两两的鸟鸣,一切好似童话般,有种舒服到死的感觉。


2012.3.23 考研楼二排二座
思思泡了一杯茶,看着透明杯身里嫩黄色的茶叶被温暖的开水包裹,像一个个穿着春意纱裙的少女抛开羞涩,舞出一首首充满浓情蜜意的华尔兹,旋转,旋转,不停的...旋转... ...沉沉,浮浮,不知怎么,忽然就有了一种在世间孤身一人的落寞感。
  几分钟过去了,大多数的叶片都以你肉眼可察的速度沉到了杯底,可一杯茶中,你总会发现有那么一两片,或者三四片叶子坚持以一种舒展的姿态浮在水面上。你试着吹口气想把它们撩开,可你知道,它们偏不如你的意,生生地跑来亲吻你的唇,你好看的眉目不自觉的一蹙,你挣扎着,用你的上唇和舌尖推搡着它,可最后你也只能轻叹一声,无奈于它的无赖和流氓,干脆地一口气咽下。
  
2012.3.22 考研楼二排二座
22号那天中午很迥,耳边听着小川叔的广播,手上拿着手机看小说,突然手机不知怎的就掉地了,耳机插头就这样硬被拔了出来,安静的教室里乍然响起了声音,吓的我立马下uc,关掉音乐,因为不是智能机,所以还颇费了些功夫,可事后平静下来想想,其实自己当时,不是只需把耳机再插上就成了吗!我只记得当时窘迫的都不敢把手机拿上来解决,无措的按键,还按错,人,应该都会有难堪的时候吧!再乐观的人,应该也会有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一面;再冷静的人,也会有尴尬面红的时候吧!
从明天起,早晨起来坚决不再买葱饼,更不要让阿姨在饼上放酱油了。连着好久,自从听某人说起葱饼的美味,小小尝试了下就一发不可收拾,那叫一个欲罢不能。感受着仍留在唇齿间的葱香味和咸咸的酱油味,好吧,我承认确实蛮重口味的,况且一想到要变黑就觉得自己万分罪过。
  自己这样的事情也干过不少了,就比如去肯德基不管是去尝试新品还是单纯的吃杂食去,必免不了点一份原味吮鸡块。让我想想,这个习惯真的已经好长远了!我在等待改变... ...
   
2012.3.21 考研楼二排二座 午睡醒记
  倒一杯滚烫的开水,小小的杯身也被它温暖起来。下午两、三点的阳光,从头顶的窗台上落下来,不骄不躁,睡眼微醺。
  直直地看着袅袅水汽在阳光下变得无所遁形,飘飘扬扬,在半空打几个卷儿便消失,没了踪影。时而有那么几缕,还没跟上同伴的脚步玩一玩跟斗,却被不知从哪个角落偷溜进来的微风吹的散了形... ...像极了许多年前夏日午后的大树下,那一群白衣少年笑的颤抖到不行的身子,却总透着一丝暖人心的味道,你说,不是吗!

2012.3.19 考研楼二排一座
今天是星期一,有个小小的不算发现的发现:教室里有个男生经常戴着帽子,不管是进教室还是上厕所,又或者吃饭,反正我看到他时,他的头顶上总是挂着那顶白色的鸭舌帽。说不上有多显眼,但我确实注意到了。不禁很好奇,为什么他要戴着那顶帽子,连一刻都不摘下,甚至我都怀疑他睡觉的时候是否也会让帽子扣磕着他的后脑勺入眠。帽子...应该也有变脏的时候吧,或者来一阵风,它也会有掉下的时候吧。也许...也许他是想遮掩什么呢?对于一些别人的隐私,心里总按耐不住那种想偷窥的邪恶心思。宋佳佳经常会所想,所以我们约定吧,一个小小的短暂的约定,嗯...不要总是把你的视线放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上,好吧,好奇心确实需要,但没必要的也就放一边成吗?我都说了,这是个很短很短的约定,要不然,你肯定不会答应的,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