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あMiss 歸

【故事尚未開始便已結束 有一種美好,即是擦肩而過】

 
 
 

日志

 
 
关于我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 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网易考拉推荐

括苍山之行  

2011-09-25 20:3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船长:周六早上9点西大门集合 出发括苍山
美人:到!
狙击:好的。
水手:OK!
大副:收到收到。。。
野马:一定准时到!
丸子面:晓得晓得啦!
小裤裤:……
…… ……
     因为知道要短途旅行,所以比较浅眠,早上6点40几分便醒来了,尽管上下眼皮还在一个劲吵架。在床上磨到7点左右开机的时候,便听“滴滴”两声,插播一则广告(船长确实是个细心地男银,夫人啊值了)来信上交代了一些必带物品和注意事项。顿时心情便开朗很多,大家似是对这次的旅行都充满了期待。整顿包裹,大部队在整九点出发,十五个人也确实是一只不小的队伍了,走在街上,背上重重的行囊,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不过也幸得最近天气冷下来了,穿的多点也不觉怪异。在客运中心转车到张家渡下车,那是一个小镇,而我们停车的地方好像正处于小镇的繁华区,碍于我们急着上山,所以也就没有在小镇多做停留。
    车子离临海越来越远,钢筋混泥土结构的建筑也愈来愈少,取而代之的是远山淡淡浓浓的倩影,似有还无的缭绕云雾。车子开过一个小村,稀奇的发现村里的好些房子都是由一块块裸石搭建起来的,屋子不高,一般都是一层的平房,最多是两层,想是因为石头这个建筑元素的限制吧。偶而还有一些爬山虎似的藤蔓植物蜿蜒而上攀援其上,让人感觉一种奇异的和谐,石头虽坚硬,却包容了枝叶的温婉。这让我想起近日来林达的《一路走一路读》里讲到的美国石头城,虽然没有亲身到那里观览石头城的风采,但我想只要每个人的心境平和,看什么都能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因为车子开的急速,所以未能拍下几张照片留念。我们的车就这样直直的穿过这个村的主干道,说是主干道,其实它只是一条平时村民自己散步,窜邻居的水泥路而已,路径才不过一辆半的车才能通行,不过我相信凭着这些长期在此来往的司机师傅来说,这里穿过两辆车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条路是直通山上的,就在离开小村之际,我往车窗外一撇发现了一块桃花源的指示牌,想是去年括苍山桃花节便是在此举行的,遗憾的是我们未能赶上,也无缘见到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了。秋天了,寒气渐重,天边望过去一片绿一片黄,其实我是个五谷不分的人,所以当时很想大声询问那是否是所谓的水稻,一是自己也看不清楚,二是怕大家笑话我,于是便暗暗地搁下了,当时只是觉得好看的紧。
   海拔在逐渐的增高,来之前网上搜索了一些关于括苍山的基本资料,海拔1384.2的括苍山对于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那是没有可比性的,想是它自己在珠穆朗玛面前都要自惭形愧,只能学河伯“望洋向若而叹曰了……”从没上过如此高的我也不免对逐渐被我们抛下的山路感到好奇,惊讶。狙击说为什么不直接从下到上一条道,而是弯来弯去得绕山路,我知道她必然是晓得原因的,只是因为身在车上,面对这一圈圈危险系数极高的山路感到些许疲惫,存着些幼稚的小心思。感受着植被带的变化,窗户上水汽渐重,每个人心里都很是兴奋,时而呼叫着穿越,时而大喊着哆啦a梦的时空门。笑笑闹闹好不热闹,司机也仿佛被我们感染了,说是载我们到一个风景好点的地方拍照。窗户外远眺过去,是高高低低的山丘,规规矩矩却又带着点俏皮江南风的梯田。开过一段,又是一片一片茂竹修林,层层叠叠,近的好像一伸手便能抓住一棵,远的又好像隔了好几座山林那么远,整座山都像是被一条绿毯给笼盖住了,他们也会冷!灰白的天空映衬下,我们是那么渺小的存在。一直想拍下云蒸雾遐下地远山,无奈实在是云雾遮面,不见众山真容。越往上,路的两边都有铁栅栏的围护。有时一个眼神向外瞥去,便心悸地害怕,因为窗的外面就是万丈悬崖,一个不小心便会坠下。大家尽管口头上说的带劲,但行动上还是有所顾忌的。隔着窗户抓拍下几张山峦的照片,没曾想竟会有水墨画般晕染的效果,甚是开心。蓝色的霞光洒满了整个山头,就连周边的山也被晕染了开来。

括苍山之行 - Miss 歸 - あMiss 歸

     司机师傅把我们放在一个路口,大概离上山顶还有20分钟的路,其实确实不远,你可以想象一个尖尖的陀螺,我们差不多就离尖角两圈左右的距离了,只是我们不走寻常路,直接攀岩石向上爬,一个人在前面探路,有时是野马,有时也是咱们勇敢地丸子童鞋,真是佩服她得魄力。山上的湿气自是更比山下来的猛烈,我们一下车,便觉满面的水汽朝身上钻来,头发也像浸染在水中般全打湿了,好吧,只能安慰自己“无根之水,最是洁净”!起先还有几个勉强只穿山下的长袖,可过不了多久,大家纷纷拿出早已准备的羽绒服,大衣套上。在寒冷面前,我们终是败了。因为山上又风力电站,在公路的旁边,大雾之中,还能辨析的出一个巨大的风车。周围全是小小的碎石,风很大,但我们竟然发现了一处烧烤的痕迹,真奇怪,这样的地方也能生得起火?没曾想在如此高的地方,竟看到一头小牛犊在路旁吃草,出于好奇,大家纷纷过去要与之合影,结果,那小牛不给面子,直直朝着船长踱去,原来是船长一身耀眼的红衣吸引了它的眼球,我们都笑惨了!寻寻觅觅之下,终是到了最高顶。可是在询问下,竟得知没有客房可以下榻,因为周六日有很多驴友或上山玩得人,所幸店家人还是很好的,让我们先在会议室暂作休息,帮我们再询问预订的房间的人有没有要退订的。我们便趁此机会稍稍祭奠了下自己的五脏庙。每个人经过刚才的一番不算探险的探险,都已是筋疲力尽。得到的消息是不好的,我们只好在往回走了大约100米左右住进了平生从未住过的低矮平房。两间房,设施条件很差,但效果却是大家未想到的热闹。我所在的一间房只有两张床,我们所幸把两张床拼凑起来,刚好可以挤下五个人。至于其余的几人便谁另一间无张床的。

括苍山之行 - Miss 歸 - あMiss 歸
     我们到的时候大约是12点左右,天还大亮着,但由于天气原因,能见度很低。我们一起在这户人家的店里吃过中饭,饭菜很足。都是本地鸡,本地菜,所以大家吃的很满足。十五个人团团圆圆的围在一张桌子上,就像一个大家庭般。条件艰苦但心里甜蜜。下午睡过午觉听到另一个房间的他们在玩三国杀,实在玩不进去,也不想学,所以一个人出去散步,没曾想竟下着雨。于是转会拿上伞出门。可是出了门却又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小心翼翼的避开路上的牛粪,踮着脚往下走,撑着伞,周围全是白茫茫的大雾,别人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别人。这种感觉说不出的好。也不知道自己转过了几个弯,只是回头望的时候,入眼的仍是一片白的世界。即使知道只有一条路通往那里,但心里还是深怕自己回不去,因为真的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沿着边缘的栏杆向上走,迎面驶来一辆运货的小车。瞬间便没入雾中,消失在我的眼前。等我回去的时候,外面的衣衫早已渗透。
      大家约定第二天早上4点30的时候去曙光碑看日出,可是天公爷爷不作美,待我们准备妥当,拿着手电筒摸黑出去的时候才发现竟然下雨了。细细密密的雨丝拍打在我们的脸上,衣服上,裤子上。路边有好多帐篷,真佩服他们。有人在曙光碑的旁边烧起了烤红薯,茶叶蛋,香气四溢,恰与我们饥饿的味蕾相撞。雨势越来越大,我们跑进一个石屋的房檐下躲雨,奈何雨是从四面八方,无孔不入。在外围的人便把伞撑开挡雨,等我们把伞撩到头顶的时候,郝然发现天竟已大亮,这是何时的变化,我们竟不知它在我们眼皮子地下发生了这么大地变化。无法看到日出的失落感和空腹的苦酸直直在心头打转,大家也只能决定在曙光碑下留下我们来此的足迹。回去补眠之后,吃上了合口的白粥,配着一些小菜,那时觉得比山珍海味还来的更可口。
   
括苍山之行 - Miss 歸 - あMiss 歸
 
括苍山之行 - Miss 歸 - あMiss 歸
     大概10点多的时候,我们坐上了来接我们的“专车”。真可谓印证了那句“上山容易下山难”,一条路十八弯,来时也不觉得弯有很多,下去时,只觉每隔三四秒司机师傅便在打着方向盘转弯。只把一些晕车的不晕车的,个个整得面色苍白,直对师傅嚷嚷“师傅,您悠着点,慢慢开”“师傅,停一下休息下吧~”……师傅自诩这山路他闭着眼都能开,我们却吓的更是面色惨淡,心有余悸。与上山不同的不仅是温度的转变,还有朋友们的精神状态。因为不能空着肚子再坐一个小时的车,所以在离开张家渡时,便在小镇上吃了些馄饨充饥。
     返回的路上,似乎时间总是比去得时候来的更快……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