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あMiss 歸

【故事尚未開始便已結束 有一種美好,即是擦肩而過】

 
 
 

日志

 
 
关于我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 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网易考拉推荐

由站在中西文化交汇点上的文人引发的一些思考  

2011-02-24 11:3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时代有大时代的特征,小时代有小时代的气象。原先一直不甚清楚鲁迅、胡适等人所处的时代背景,现代文学史课的开设和自己课外的一些涉猎,方让我有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之感。

与现代文人交往的逐渐深入,让我切实体会到了自己之前思想上的存在的误区。20世纪是一个风云更替的时代,它经历了清、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政权的交替,所谓“乱世出英雄”,这个时代所造就的不仅仅只是孙中山、蒋介石、蒋百里、毛泽东等一批军事政治家,更多的是在这时代交替下产生的诸如陈寅恪、鲁迅、胡适、徐志摩、钱钟书、沈雁冰等一系列的文化名人,真可谓是“星汉灿烂”。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甚至可以说讨厌别人强迫我看我不喜欢看的书。让我心甘情愿的走入这个时代的人,是一代“幽默大师”林语堂。他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当我看他的《读书的艺术》时,就如找到一个知己般兴奋。他说,要看你自己喜欢看的书,要在古今作家中找到自己喜爱的作家,那就像是在寻找一个和你自己灵魂相近的人,穿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进行心灵的对话,我是极赞同这些话的。在我看来世界上并没有必读的书,只要是自己符合自己心意的,就是好书。不能说自己有多么的了解他,但是关于他的传记,他的代表作《吾国与吾民》、《生活的艺术》、《京华烟云》、《风声鹤唳》等或多或少都已看过,特别是《飞扬与落寞—林语堂的才情人生》一书中那个叼着烟斗,带着一副眼镜坐在藤椅上的他,常常让我想到电视剧《京华烟云》中的姚思安的形象。很多作家写作总免不了写自己的经历,他们的许多小说往往都带有自传体性质。郁达夫如此(《沉沦》里主人公中小学时期的生活和跟随长兄出国的情景就是自己真实的经历),林语堂亦是如此吧。除此之外,在他的传记中我开始接触和他同个时代的文化名人,我会诧异于这些人之间交往的密切,不管是同志还是文化阵营的敌对面。而相较于看鲁迅等人的原著作品,其实我更偏爱于看一些历史的、传记的书,我总觉得看鲁迅的文很累,心里也很沉重。

之所以会选这个题目作文,是源于邵建《瞧,这人—日记、书信、年谱中的胡适》一书中的一句话:“无怪今人有倡读经者,实乃出自文化反省中的无根之痛。”无缘由的,便深深记住了这句话。再联想到自己看过的《鲁迅传》、《学问人生—季羡林自述》、《飞扬与落寞—徐志摩的前世今生》、《学人魂—陈寅恪传》、《钱钟书传》。郝然发现那一代学人无不是先国学,后西学,中西兼备。他们的国学功底不是现代人可以匹敌的。这与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背景、家庭环境的熏陶等都是分不开的。像胡适从小就接触古书经典,其父胡传自己编《学为人诗》对其进行启蒙教育,除了接触传统国学书目《孝经》、朱子的《小学》、由朱熹集注的《论语》、《孟子》、《中庸》、《诗经》、《易经》等,还有《书经》、《礼记》这些儒家经典,十一岁时接触史部,读司马光的《资治通鉴》。19岁时(1910年),通过前清华的庚款考试,先后留学美国的康乃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而林语堂则是从小生活在中西方文化相碰撞的家庭环境里,他的父亲林至诚是山村基督教牧师,林家的书架上往往是四书五经、唐诗宋词与教会的《圣经》放在一起,《红楼梦》、《三国演义》等线状古籍和美国传教士林乐知介绍西方文化的译著,共同占据着书架的空间。他的父亲还把康熙年间刻本《鹿洲全集》作为给林语堂学古文的教材,为其以后“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打下了深厚的国学基础。1919年,24岁的林语堂携妻到美国哈佛大学研究比较文学时候,获哈佛大学文学硕士学位证书,四年后,又获德国莱比锡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同样,留德十年的季羡林小时候也是深受他的读《皇清经解》的叔父影响,和国文老师念古文《左传》、《书经》、《易经》、《诗经》等。鲁迅在被大家所熟知的三味书屋里接触了《四书》、《五经》、《唐诗三百首》、《西游记》、《楚辞》及陶潜、李白、李贺黄庭坚等人的诗。1902年3月24日,去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中国留学生之乡—日本留学,接受西方文化思想的浸染。风流才子徐志摩亦是如此,在家塾跟着前清贡生查桐轸学习了整整6年的古文,为他日后成为学贯中西的现代知识分子打下了坚实的旧学基础。1918年和1921年先后赴美国和英国留学,接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和欧美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的影响。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当时的文化名人都有过这样的人生经历。

特别是民国初的十几、二十年间,是中国文化豪杰辈出的岁月,其奇姿多艳之蓬勃,五百年来所未见。他们站在中西文化的交汇点上,可以说是既继承了传统文人的优良品德,又撑起了新文化的脊梁;既能在国际间与同行坐而论道,回国后又能放胆指点江山。而反观我们这一辈人,往往两不相通,虽然享受着白话文通俗易懂的福泽,但是代价是,对国学的陌生不亚于对西文。试问现在的所谓学者,真正有多少人将中国传统儒家经典看过一遍,更不用说像陈寅恪先生那样从小背诵四书五经,在国外整整求学16年不为一个头衔,那是真正的“学人”。国人的不重视以及西方文化对我们年轻一代人思想上的侵袭,正在逐渐的使我们忘却我们的“根本”。我觉得一个民族之所以为一个民族,不止是因为他们同根,更重要的是他们有着统一的代表他们民族的而又区别于别的民族的文化底蕴。最近新闻上“叶圣陶和他的《开明国语课本》”一事儿很热门,《开明国语课本》是由叶圣陶编写,丰子恺配图。七八十年前使用的小学语文教材因抢购者太多,以致一书难求。本该过时的老课本重获青睐,所释放的信息其实是人们对现有教材的不满。《开明国语课本》中尤其提到国文教材“必须符合语文训练的规律和程序”,在我看来,其实主要焦点也就是关于现在的学生是否应该更注重国学基础。至今,台湾教育部门对台湾中小学生国语课本中古文占得比重都有严格要求,一般古文占三分之二或以上,而现代白话文则只占三分之一。就文化而言,我觉得台湾比大陆更正统。

中国古文之精炼,是那些外国文学无法匹敌的,就像《左传》,书中的每个字都有其特定的意义,不可以随意更换,也不可以随意删减。现代人学习古文那是在感受五千年来中国古典文化的积淀,追寻历史的身影。我们不可以随意便将他弃之一旁。虽然有的人认为说,古文最终还是需要被翻译成白话文,被我们理解,那何不直接读白话文来的直接简单。但是就我看来白话文只是一种书面化的口语,不能看出或提高一个人的内在修养。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无数的典故、神话等都是源于前人给我们留下的那些古籍,我们需要的是回归!虽然我们做不到像胡适之、陈寅恪那些大师一样学贯中西,但是我们首先得学好中国传统汉学,这就像是一个点,你之后所学的、所看的都得通过这个点散发出去,成线,成面,继而建构形成自己的文化脉络。

中国语言的魅力不止于此,我们要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去发现、挖掘那些神秘的美!

 

PS:以上言论纯属个人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宋佳佳的现代文学所感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