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あMiss 歸

【故事尚未開始便已結束 有一種美好,即是擦肩而過】

 
 
 
 
 
 

上海市 宝山区 天蝎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 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近期心愿好想去看海,那望不到边的想念……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致彼此

2015-6-3 12:25:31 阅读49 评论0 32015/06 June3

  

致彼此 - 十月知微 - あMiss 歸

 

    那天是五月三十一号,五月的最后一天。她在我QQ上留言:我要结婚了,会来吗?

    我是第二天才看到的留言,大学毕业后空间基本不再更新状态了,朋友们似乎也在一夜间长大,或许觉得不该再把自己真实的情绪,赤裸地呈现在公众面前,以后会有同事、领导、甚至更多不喜欢却必须维系的人。我知道她有男朋友,那是半年前的事。她在微信上发了合照,男朋友神似苏有朋,当然不是现如今发福迹象的样子,戴着副墨镜。她依偎在他的肩头,笑得很是甜蜜。可她不知道的是,我早已屏蔽了她的状态。那天她发来对话,问我的境况,我说着十年如一日,但心底却猜测起她的意图来。她欣喜地告诉我说谈了男朋友,很帅对她也好,感谢主的恩赐,让她拥有了现在的一切。我当时一蒙:那个大学陪你哭笑三年,把你从金华带来武汉,在国外被绑架时还念念不忘你的男人呢?就这样分手了吗?他最终还是和我一样被父亲带回去了吗?我还是没忍住:你和王X分手了?她这才意识到什么。我庆幸当时不是面

作者  | 2015-6-3 12:25:31 | 阅读(4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这个八月,有点懒散——大理双廊

2014-8-31 22:22:44 阅读59 评论0 312014/08 Aug31

首语:在大巴,在火车,在游船;或睡前,或发呆,或等候,仅是一些随记权当游记,未完……
      安妮宝贝笔下的洱海安静,素洁;孩子眼中的洱海是脱衣后一跃的畅快,掷一枚碎石的愉悦;我眼中的洱海是半月微醺下稀疏的星辰以及岸边袅袅升起的烧烤烟味儿。 
      到达双廊已是8点钟的光景,一路上,师傅把自己当成了赛车手,拼命似的赶超前面

作者  | 2014-8-31 22:22:44 | 阅读(5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也许,你感受得到

2013-2-11 23:06:08 阅读62 评论0 112013/02 Feb11

      也许,你感受的到。时光就如滑过指缝的细软绸缎,来不及抓住,却只能匆忙间弯腰拾起那沾满细尘的一些零碎。很多时候,我描摹着“时间”,我想象它是时钟上秒针走动时发出的滴答声;想象它是钢琴家按下指尖时发条产生的每一次震动;想象它是风吹过林间,树叶呜咽出的簌簌声;想象它是夕阳渐落天下时,内心莫名流露出的一丝情绪的波动,总之,我们就这样相安无事的长大了,不痛不痒,无关风月。
      阳光,友情和我那长不大的梦。也许,你们感受的到,我们越来越喜欢寻求一种共鸣,点击网页时会不自觉停留在“80后”这样的字眼里,然后看到有人收集总结了一系列诸如80后看过的动画片,零食等便情难自禁地急于分享,仿佛内心的归属感得到了彻底

作者  | 2013-2-11 23:06:08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還記得那些年內心的柔軟嗎

2012-11-8 11:26:25 阅读43 评论0 82012/11 Nov8

      经过那间教室时无意看到那个少年,反映一顿后于是退回门口随意问道“怎么这个时候在这儿?”他含笑出来“期中考试,下午回家复习……”初中的少年,脸颊粉嫩白皙胜似春日里饱满的花蕾,微涩的嗓音与我聊着些无关大小的事。我低着头摆了摆围巾,秋日午后的阳光一如往常那般暖人,空气中点点尘埃飞扬,旁边的少年穿着黄白格子的外套,浑身充满着生气。走廊很短,当我转身进教室时,他慢慢地伸出一直背在身后的手,羞涩而又郑重地展开,两枚金黄色的字母别针静静地躺在手心,和着满身的阳光,闪动着异乎寻常的光芒。我短暂的呆愣似是让这个少年感到些许尴尬与无措,嗫嚅着嘴角想要说什么。我反应过来,慌忙

作者  | 2012-11-8 11:26:25 | 阅读(4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考研楼那些事儿

2012-4-1 22:50:25 阅读86 评论0 12012/04 Apr1

2012.3.31 9:00
我喜欢那个女孩儿
我喜欢那个坐在我前面的女孩儿。她的头发乌黑顺滑,没有妩媚的大波浪卷翘,也不是青涩中带点个性的直发。大多时候,她都是把头发放下来,长度正好到肩膀下面一点儿,一溜儿齐,尾端稍稍往里羞涩的一卷,似有若无。
  大多时候,她留给我的都是一个安静的背影。翻书的时候,喝水的时候,或是揭开外套午睡醒来的时候,好像她总是在努力地使自己不发出一点儿声响。
  我喜欢她,喜欢她的穿衣打扮。她偏爱森女风,褐色的小鹿毛衣里露出一截洗白作旧的牛仔衬衫的领子,下面搭一条牛仔短裤,不张扬不俗套,这样,刚刚好。或者,她也像今天这般穿一件咖啡色格子小西装外套,沉稳中略带点这个年纪本该有的俏皮。
  我喜欢她,喜欢她从内里散发出来的安静气质,也喜欢她滑过嘴角的微笑和片刻的脸红。
  昨天写着试卷的时候,听到前面怦怦乓乓东西掉落的声音,声音其实

作者  | 2012-4-1 22:50:25 | 阅读(8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